<rt id="wicci"><center id="wicci"></center></rt>
<sup id="wicci"></sup>
<acronym id="wicci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wicci"></acronym>
<rt id="wicci"></rt><acronym id="wicci"><optgroup id="wicci"></optgroup></acronym>
<rt id="wicci"></rt>
<rt id="wicci"><center id="wicci"></center></rt><rt id="wicci"><small id="wicci"></small></rt>
 用戶名:  密碼: 驗證碼:
《絕代·潘安傳》   作者:麗端
評分:
9.7 (1074人已評)
潘安是絕代的美男子,也是絕代的才子?墒撬腥硕贾浪拿,卻幾乎無人知曉他的故事。
擲果盈車,驚才絕艷,有才有貌,有情有義,潘安的前半生純真熱烈,愛妻護民,是一個完美的典范。然而他的后半生,卻為什么成了人們口中趨炎附勢的小人?為什么從人人愛慕變成了人人喊殺?
魅惑人心的美男;
情深意重的才子;
腹黑陰郁的謀士;
翻云覆雨的奸臣……
究竟哪一個才是他的真面目?
而他周圍的男男女女,又是如何演繹出一朝魏晉風流? 埋藏在史書中的真相又是什么呢?
標簽: 歷史 正劇
下載: TXT全文 TXT單章

第三卷 人見其表,莫測其里 第十三章 煉獄(五) vip

    此刻還未到黎明,天色依然如倒扣的鐵鍋,黑沉得沒有一絲光亮。漸漸地,司馬冏將楊家兄弟府邸的火光都遠遠拋到了身后,越往前走,越是與今日毫不相稱的闃寂。

    忽然,前方隱隱傳來了沸騰的人聲,打破了這片里巷的寧靜,也引起了司馬冏的警覺。他催馬疾馳了一會,果然看見前方有一群禁軍士兵手持火把,正聚集在一戶人家門前。而那個位置,恰正是潘岳的住宅!

    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司馬冏縱馬踏前,看著黑壓壓的禁軍士兵厲聲問,“叫你們領頭的來回話!”

    “齊王哥哥!”還沒等有人出列,潘家院門處忽然傳來一聲驚喜的哭叫..

賈南風終于開始行動,這又是要發動政變,比起楊芷,賈南風確...
賈南風終于開始行動,這又是要發動政變,比起楊芷,賈南風確實更有手腕

[我要回復] 發表人:端夢落    最后回復時間:2019-08-28 00:41:32    點擊數:18    回復數:1

什么時候才有糖呀,感覺最近檀郞被虐的好慘,一邊有人因他而...
什么時候才有糖呀,感覺最近檀郞被虐的好慘,一邊有人因他而死,一邊是眾人都不明白他想干什么,沒人理解,怪不得后來名聲差

[我要回復] 發表人:端夢落    最后回復時間:2019-08-01 22:11:44    點擊數:51    回復數:1

什么時候才有糖呀,感覺最近檀郞被虐的好慘,一邊有人因他而...
什么時候才有糖呀,感覺最近檀郞被虐的好慘,一邊有人因他而死,一邊是眾人都不明白他想干什么,沒人理解,怪不得后來名聲差

[我要回復] 發表人:端夢落    最后回復時間:2019-07-31 21:37:20    點擊數:45    回復數:0

這個馬山是孫秀裝扮的么,感覺這種時候應該出來一個重要人物
這個馬山是孫秀裝扮的么,感覺這種時候應該出來一個重要人物

[我要回復] 發表人:端夢落    最后回復時間:2019-07-06 09:22:31    點擊數:85    回復數:1

感覺檀郞這一生只有小時候過得幸福一些,雖然有才有貌,但是...
感覺檀郞這一生只有小時候過得幸福一些,雖然有才有貌,但是才能得不到施展,容貌引來了諸多問題,后期做事是身不由己

[我要回復] 發表人:端夢落    最后回復時間:2019-07-02 14:09:42    點擊數:86    回復數:1

一回來就幫助貪官欺壓良民,檀郞果然是不同了,看來以后還免...
一回來就幫助貪官欺壓良民,檀郞果然是不同了,看來以后還免不了干壞事

[我要回復] 發表人:端夢落    最后回復時間:2019-06-14 04:02:59    點擊數:169    回復數:1

歸來時,仍是少年
看《絕代潘安傳》第一卷的時候,還在揚州讀書,很高興能作為第一批試讀讀者,提前看到了這篇小說。顏如宋玉,貌比潘安。對潘安最初的印象就停留在美男子上,不過說起來,也沒有看過關于潘安的小說或是電視劇,麗端姐的小說,可以說是讓我對潘安有了新的認識。雖說小說不是歷史,不過這篇小說有很多內容都是還原歷史的,人物的命運和歷史上的不..

[我要回復] 發表人:端夢落    最后回復時間:2019-06-11 01:11:30    點擊數:173    回復數:1

有時候真想打一下司馬攸這個榆木腦袋,忍氣吞聲這么多年也沒...
有時候真想打一下司馬攸這個榆木腦袋,忍氣吞聲這么多年也沒有,為什么不反抗,明哲不保身,犧牲自己也沒用啊

[我要回復] 發表人:端夢落    最后回復時間:2019-06-06 03:16:13    點擊數:125    回復數:3

感覺氣氛越來越沉悶,就好像永遠是黎明前,看不到陽光,不知...
感覺氣氛越來越沉悶,就好像永遠是黎明前,看不到陽光,不知道是不是檀郞和桃符一直受打壓的原因,現在想想開頭還比較輕松

[我要回復] 發表人:端夢落    最后回復時間:2019-05-18 02:40:31    點擊數:116    回復數:1

天師的影子無處不在,果然是寧得罪君子,不得罪小人。司馬炎...
天師的影子無處不在,果然是寧得罪君子,不得罪小人。司馬炎其實很嫉妒司馬攸吧,他這個弟弟太過于優秀,比他更像個皇帝,所以一直惴惴不安。

[我要回復] 發表人:端夢落    最后回復時間:2019-05-08 01:45:11    點擊數:122    回復數:1

發表書評:

您需要 登錄 才能發表書評!

關于作者

麗端

駐站作家

本站元老

作者作品
粉絲排行榜
我的粉絲值
  • 您當前的等級:見習
  • 您當前粉絲值:0
  • 距離下級還差:500
高密| 三亚| 佳木斯| 舟山| 塔城| 嘉兴| 昌吉| 松原| 顺德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神木| 东台| 廊坊| 单县| 达州| 云南昆明| 宜都| 锦州| 鹤岗| 肇庆| 巴中| 北海| 庄河| 巴彦淖尔市| 大理| 吉安| 山西太原| 临沂| 五家渠| 盘锦| 淮南| 海宁| 偃师| 南充| 达州| 宝应县| 珠海| 海南| 昌都| 莱芜| 招远| 黑河| 黑龙江哈尔滨| 汉中| 蚌埠| 阿拉尔| 抚顺| 盘锦| 鸡西| 肥城| 温州| 鞍山| 德清| 宜春| 安康| 河池| 宁德| 温岭| 东方| 嘉兴| 喀什| 安岳| 大同| 鄢陵| 赤峰| 海拉尔| 黑龙江哈尔滨| 鄢陵| 海北| 伊犁| 洛阳| 兴安盟| 十堰| 宝应县| 本溪| 承德| 博罗| 澳门澳门| 大庆| 遵义| 清徐| 四川成都| 新泰| 海南海口| 武安| 迪庆| 芜湖| 烟台| 邵阳| 余姚| 三亚| 图木舒克| 阿拉尔| 舟山| 菏泽| 来宾| 营口| 金昌| 芜湖| 武夷山| 桐城| 遂宁| 屯昌| 海丰| 崇左| 东阳| 安庆| 湖州| 张北| 澄迈| 义乌| 廊坊| 神农架| 郴州| 宝鸡| 蚌埠| 阿坝| 渭南| 永康| 巴中| 随州| 南京| 漯河| 淮安| 章丘| 瑞安| 东莞| 临汾| 毕节| 贵港| 白山| 临沧| 遵义| 鄂州| 简阳| 平潭| 贵港| 庆阳| 义乌| 鹤岗| 新余| 阜新| 日土| 石狮| 大庆| 顺德| 随州| 娄底| 海宁| 永州| 广西南宁| 廊坊| 日土| 德州| 云南昆明| 洛阳| 河池| 吕梁| 西双版纳| 湛江| 平顶山| 泗洪| 宁国| 仁怀| 日喀则| 锦州| 盐城| 河北石家庄| 通化| 章丘| 宜宾| 荆州| 靖江| 中山| 曹县| 镇江| 辽宁沈阳| 朔州| 宣城| 贵州贵阳| 庆阳| 临汾| 单县| 简阳| 临沧| 肇庆| 贵州贵阳| 海安| 汕尾| 天水| 乌海| 海南| 肥城| 顺德| 阳江| 武安| 舟山| 临沧| 大庆| 招远| 陵水| 克拉玛依| 辽阳| 温州| 丽江| 定州| 昌吉| 澳门澳门| 和田| 黄石| 桓台| 六盘水| 白城| 锡林郭勒| 七台河| 安岳| 靖江| 吐鲁番| 石嘴山| 肥城| 巴音郭楞| 乐平| 连云港| 沧州| 白沙| 铜仁| 牡丹江| 基隆| 和田| 百色| 龙口| 信阳| 清远| 眉山| 新泰| 绥化| 牡丹江| 天门| 齐齐哈尔| 武夷山| 许昌| 定西| 临猗| 乌兰察布| 阳泉| 桂林| 海拉尔| 鹤壁| 灌南| 榆林| 沧州| 盐城| 昌吉| 安顺| 台州| 宁波| 钦州| 泸州| 阿里| 诸暨| 儋州| 乐平| 株洲| 江门| 浙江杭州| 宜春| 潮州| 吉安| 台山| 株洲| 滁州| 丹东| 明港| 偃师| 廊坊| 阳泉| 黑龙江哈尔滨| 招远| 邵阳| 北海| 南通| 泸州| 定州| 六安| 镇江| 驻马店| 长兴| 延边| 十堰| 南阳| 燕郊| 株洲| 威海| 瓦房店| 潜江| 仙桃| 白城| 巢湖| 克孜勒苏| 宁国|